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动态 > 衢州廉情
“四到场”变“走过场” 开化县9名工作人员因农房管控不力被问责
发布日期:2019-07-24         

“建筑放样到场、基槽验线到场、施工过程到场、竣工验收到场……”文件上写得清清楚楚农村建房“四到场”,怎么成了空摆设?近日,开化县纪委县监委查处了一起失职失责典型案例,9名乡村工作人员被追责问责,一时间成为当地群众热议的话题。

4月17日,开化县“乡村振兴”专项执纪监督组在检查何田乡农房管控情况时,发现田畈村建房户罗某实际建房占地面积128.7平方米,超出审批建房面积13.7平方米,随即向何田乡政府作了反馈。

收到反馈后,何田乡根据独生子女家庭可以增计一建房人口的政策规定,以二次审批的方式将该户建房占地面积从115平方米增加到120平方米。同时,要求罗某对占地4.2平方米的门庭进行拆除。但对整改后主房仍超标4.5平方米,束手无策,不了了之。

时隔两个月,“乡村振兴”专项执纪监督组在农房整治“回头看”过程中,发现罗某超审批面积建房问题未整改到位,当即将问题线索移送至县纪委县监委。

“难道是简单地敷衍整改?”县纪委县监委第二纪检监察室主任方君丞带着重重疑惑展开调查。

“3月底,我在开展‘四到场’巡查时其实是发现该户存在超审批面积建房的,但碍于情面,当时没好意思制止,事后也忘记向上级汇报了。”面对调查组的询问,田畈村国土协管员詹根春深深地叹了口气。

“放样和基槽验线我们都是参与的,罗某擅自位移地基,这我们确实没掌握到。”“那施工过程到场了吗?”面对调查组的质询,何田乡国土员张鹏、规划员赖敬良均承认自己未按要求落实“四到场”相关规定,没有认真履行批后监管职责。

事实上,助力乡村振兴,推进基层治理,强化农房管控及风貌提升,开化县委去年就下发系列文件,除严格要求乡镇工作人员“四到场”外,在组团联村文件中明确把农房体系重构和风貌提升等作为联村干部重点攻坚任务。同时,实行“捆绑”制度,将联村干部在推进“一户多宅”集中整治、农房管控等工作与联系村捆绑考核,同进退、同奖惩。

“田畈村是你的联系村吗?你对这户情况清楚吗?从今年3月份建房动工到现在,罗某存在超审批建房问题你清不清楚?”面对调查组,何田乡联村干部汪东平面红耳赤。“建房期间,我们多次实地查看,提醒农户注意施工安全。”“那有没有实地去测量过?”“这个,倒没有……”调查人员随即对另一名联村干部进行核实,进一步证实了联村干部汪东平、郑飞等人在驻村期间履职不全面,巡查失职等问题。

7月14日,因未严格按照有关规定认真履行职责,在农房管控过程中巡查监管不到位,何田乡国土员张鹏、规划员赖敬良分别受到政务警告处分;田畈村党支部书记邹善庆、村主任汪元洪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田畈村国土协管员詹根春被解除合同;联村干部汪东平、郑飞受到谈话诫勉处理。同时,因没有履行好职责,管控不到位,时任何田乡党委副书记徐顺桃受到谈话诫勉处理;因巡查监督领导不力,联村领导、组团联村团长、时任何田乡纪委书记方洪岩受到批评教育处理。

“农村建房超标几个平方,这在早年也许并不稀奇,但在近两年如此严格管控之下,还存在以部分到场代替全程监管、以查看提醒代替责任落实等监管不力问题,甚至于碍于情面,不了了之。”县纪委县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县纪委县监委将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以八大专项执纪监督破题开路,常态化开展督查,严惩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有“禁”不止、有“令”不行等问题,对不担当、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一经发现,严肃查处,通报曝光。

(开化县纪委县监委 蒋群飞)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